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2

寻根究底


虽然,苏三是打死也不会再踏足洪洞县,可是,到了21世纪,连住在海外的华人,也会找机会到山西省的洪洞县去寻根。

在山东、河南、安徽等地区,流传着一首民谣:
“问我祖先何处来,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这首民谣,使洪洞大槐树成为亿万古槐的后裔,所魂萦梦牵的“根”,民间还流传着很多关於洪洞大槐树的移民故事。

清朝末年,有个在山东当官的景大启,当地人听他说来自洪洞,对他格外亲切,把他当自己人看待,有人还翻出族谱,说自己祖上也来自洪洞。景大启看了很感动,与另一个在山东当官,也是来自洪洞的刘子林商量,募资回乡修复古大槐树遗址,得到许多洪洞人纷纷支持。接下来,大槐树旁建起了碑亭和牌坊,牌坊横额两面刻有四首怀古诗,其中一首刻道:

“迁民往事忆当年,拄杖穿云窗夕烟。
嘉木扶疏堪纪念,犹留经塔耸巍然。”

景大启等人,编辑了一本《山西洪洞大槐树志》。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海内外出现着一股“寻根热”,“洪洞移民” 也随着成为大家所关注的热点之一。经过有关大量洪洞移民研究论著的考证,发现仅是迁入山东的洪洞大槐树移民,人口数量就已经非常庞大。

为何这么多人会从山西移民到其他地方呢?追根究底,这又得从元朝说起:
元朝统治中国89年,带给中国人民无穷无尽、超乎想象的巨大灾难。蒙古军入侵中原,北方人口不断往南逃,[蒙古军制,军所至,但有发一矢相格者,必尽屠之];由此可见,蒙古军所经之处,干的事情就是杀人放火和掠夺。

忽必烈在中国屠杀了1800万人,北方90%汉族平民几乎遭种族灭绝;四川的2千多万人口,被蒙古军屠杀后,剩下不足80万人。在蒙古人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丧失了有7000多万人口。

随后的瘟疫与饥荒,又导致大量人口消失;元朝政府曾经有20多年对黄河多次的缺口视若无睹,任由黄河中下游泛滥成灾,大片土地沦为沼泽,水灾使老百姓无处安生,很多地方人烟绝迹。水灾过后,尸陈遍野,村舍变废墟,良田变瘀泥,一穷二白的居民,往往被接踵而至的瘟疫夺走了生命。元朝后期的那些烂皇帝更是变本加厉,每天只会过着奢华靡烂的生活,挥霍无度,到处搜罗民间美女。政府入不敷出,滥发货币,祸国殃民,统治者不断向人民征税,尤其对汉人特别残酷,掠夺他们的土地财产,更把他们当作奴隶。

“饿死已满路,生者与鬼邻” 的悲惨局面,促使人民心中燃起了反抗的烈火,在水深火热之中苟延残喘的老百姓,愤然起义,红巾军就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支农民起义军。元朝政府多次因为镇压红巾军,曾经把多个村子的村民杀得没剩一个活口,如果怀疑其中某个姓氏的起义军,立刻就去把那些同姓的村民也全部杀掉。最后红巾军虽然失败,但农民军坚持斗争了13个年头,历经大小数百战,波及大半个中国,为后来推翻元朝起了绝大的影响力。

战乱后的20多年,朱元璋只见到他所统治的江山满目疮痍;山东、河南、河北一带多是有如鬼域的无人之地。为了巩固明王朝的统治、恢复农业生产、发展经济、使各地人口均衡,洪武年间,朱元璋实施移民政策,主要是从山西和浙江一带,往中原地区移民。

当中原地区大闹灾荒战乱时,山西晋南一带却是另一番景象。当时的镇守将军扩廊帖木耳,骄勇善战,足智多谋,再加上那里群山峻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起义军多次进攻山西都不得成功。适逢山西在好些年来,风调雨顺、五谷丰收,当地人民也可以吃得饱、穿得暖。而中原一带的老百姓,探听到那个地方没有打仗、没有水灾和瘟疫、人人不会饿肚子,立即争先恐后往那里逃去,导致山西人口剧增。

明朝大移民经历洪武、建文、永乐三代皇帝,历时50年。朝廷给移民拨发路费、安家费、置办农具的银两、到了当地,自己耕种的土地就归自己拥有,还免税三年。明朝时,洪洞是晋南最大、也是人口最密集的县城。政府规定移民者到洪洞县的广济寺办理手续,在官兵的监护下,分别迁往各地。

可是“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就算政府有补贴,还真没多少人愿意离乡别井,去遥远陌生的地方碰运气。官府没办法之下,有人献计,先张贴告示:“除了广济寺大槐树下的人可以留下,其他地方的人都得迁徙;而不愿迁的人也必需到大槐树向那里的官员求情。”



当成千上万人齐聚大槐树下的时候,大批官兵突然出现,把所有人团团包围起来,不分男女老幼,全部被押送上路。迁徙多是在农民秋收后,飒飒秋风之中,栖息在树杈间的老鸹(乌鸦)叫得好像在悲哭,树叶凋落,大槐树上一个个老鹳窝特别起眼。移民拖男带女,怀着难舍的心情,边走边频频回头,好把故乡再看多几眼。越走越远,村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中,而那棵巍峨的大槐树和错落其上的老鹳窝,仍然隐约可见。
从山西洪洞县迁徙的移民,到了中原地方,人人都在自家门前种一棵槐树,以纪念自己的故乡。过了一代又一代,当有人问起家里的老人家,他们的祖先来自何处?有些不识字的老人,根本记不起自己的父祖说过啥,印象中就只有洪洞的大槐树和老鹳窝了。



一棵槐树可以活上二、三百年之久,据说上面图片那棵是第一代洪洞大槐树的根部。



只见有人排着队,向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槐树虔诚跪拜,不知道是否在向他们的祖先有所祷告?








8 comments:

  1. 阿强,
    得闲去寻根啦,睇下你祖家同个棵槐树有无D拉kang!

    ReplyDelete
  2. 第一次看到洪洞大槐树的移民故事。
    ninie真的厉害!赞!:D

    ReplyDelete
  3. 阿仙蒂,
    去了这个地方,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会事呐!

    ReplyDelete
  4. 战争是残酷的,杀戮是为了争夺,希望世人警醒,对战争要作出抗拒,力保世界和平。

    ReplyDelete
  5. 可是,山城客你看,现在的北约国家,打了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如今又在素马里天天杀人。伊色列更衰,拿着美国的最先进武器,天天屠杀巴勒斯坦平民,且看这些恶鬼如何遭天谴!

    ReplyDelete
  6. 哈哈,那么老的槐树会变成树精的啊!

    我回来了!

    ReplyDelete
  7. ロンドン、
    先週,どこ行きましたか?

    对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树,一定会变成很聪明的呐!

    ReplyDelete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