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日本的厨房 (1)



火车徐徐开入繁华的大阪车站停下,影入眼帘的尽是现代化的建筑物,使依然沉湎在千年古都梦幻中的咱们,骤然惊醒,仿佛间,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

大阪,除了是一座综合性的现代化工商业城市、日本的经济中心,也是日本著名的美食天堂。大阪人在饮食方面,一点也不会吝啬,对美食品质的期望也很高,甚至要吃到倒下去才满足。「食べい倒れ文化」,就是指大阪人所谓的“吃到趴下去”的饮食文化。在大阪,如果餐厅是马马虎虎、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没有很用心的去维持食物的高品质,那就只能等着关门大吉了。



时已近晚,在旅馆放下行李,迫不及待搭地铁去难波车站附近的道顿堀(Dotonbori)找吃。「堀」(ku),在中文是「洞」的意思,而日文的「堀」(bori),则是「护城河」。道顿堀一直是大阪最有“人气”的地方之一,到处是五彩缤纷、巨大别致的广告牌,吸引着从四面八方涌进来的馋嘴食客群。







道顿堀的街道上,密布各种特色餐厅、小饭馆、酒吧等。法善寺横丁,是道顿堀一条幽静却很著名的小巷,里面是一间紧挨着另一间、门对门一字排开、富有日本传统特色、兼具半个世纪以上历史的饭馆,也是不少大阪名人常光顾的地方。




既然来到大阪,当然一定要吃大阪烧。御好み焼き(Okonomiyaki),就是一种日式蔬菜煎饼,意指“随意烧出你喜欢的食物”。
点了一小份加海鲜的大阪烧,里面有猪肉、章鱼、虾和蔬菜。有些餐馆是会把配好的材料拿给客人,自己在桌面上的烧热铁板煎熟来吃。俺可不玩这一套,因为看见客人自己弄出来的煎饼,不是焦黑的一块,就是糊成一团的咖啡色东西,而由厨师煎出来的大阪烧,层次分明,整齐又美观,上层薄薄的柴鱼片,随着热气,还会在那里卷来卷去的飘动。在日本,吃大阪烧,是大阪人生活上绝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吃过正宗的大阪烧,再来一份大阪最出名的美食——炸串(串かつ=kushi katsu)。虽说是把肉、海鲜、蔬菜等穿在竹签上油炸,但是在大阪吃的炸串,就是入口而不腻,加上清甜爽口的生高丽菜叶,可称得上是绝佳的搭配。


Comments

  1. Replies
    1. 系咯!净系睇下都几满足咯!

      Delete
  2. 有点像Pizza的大阪烧。
    这么多美食,不吃到仆街都不行呀。。。。

    ReplyDelete
    Replies
    1. 对咯对咯,也有人叫大阪比萨滴!
      普通一般美食,价钱也不贵,比番薯邦的更好吃,又抵食喔!

      Delete
  3. Replies
    1. 没有呐!实在太多种类,那个胃太小,装不下咯!

      Delete
  4. 大阪といえば、たこ焼きはとても有名ですよ。
    もちろんお好み焼きも。
    私は広島風のお好み焼きのほうが好きです。

    ReplyDelete
  5. ああ、そうですか?
    でも、私は広島風のお好み焼きか、関西風のお好み焼きか、全然かみわからないですね!

    ReplyDelete
  6. 大阪でたこ焼きは食べなかったんですか?

    じゃ2つも食べてみたら、ちゃんと区別できるでしょうね。
    広島のは中に焼きそばが入っていますから。

    ReplyDelete
  7. はい、たこ焼きは食べだ。

    あの日、大阪で食べだのお好み焼きは、関西風のです。このお好み焼きの中に焼きそばはありませんから。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的日文学到几级了?句子里面有很多4级都不可以犯的错误。

      》はい、たこ焼きは食べだ。

      (はい)是书面用语,所以(食べだ)换(食べました)会比较自然。
      不然就把(はい)换成(うん),保留(食べた)。
      如果这样换的话(あの日、大阪で食べだ...),下面的句子最好也是换成口语比较自然。

      たこ焼きは食べました。(X)ーー>たこ焼きを食べました。(O)
      たこ焼きは食べだ。(X)ーー>たこ焼きを食べた。(O)

      たこ焼きは食べませんでした。(O) = たこ焼きを食べませんでした。(O)
      たこ焼きは食べなかった。(O)= たこ焼きを食べなかった。(O)

      (は)只可以用在negative的句子。


      》大阪で食べだのお好み焼きは

      不需要(の)。

      》関西風のです

      Tense不对,应该是(関西風のでした。)

      不过(関西風なのでした。)书面
      还是(関西風なんだった。)口语
      会比较自然,因为你在说明你当时吃的是大阪口味的好烧。
      你去参考なの、なん的用法。


      》このお好み焼きの中に

      不是(この)是(その)。
      自然的日文中这里不需要再提到(お好み焼き)。参考subject drop
      所以(このお好み焼きの中に)换(その中に)才对。

      》焼きそばはありませんから。

      Tense又错了。应该是(焼きそば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这里不需要(から)。

      Delete
    2. 啊~~~~惨咯!酱多mistakes!
      幸亏有个先生在这里,
      は、わかりました。と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さいました。

      Delete
    3. 啊---啊-----惨咯!「はい」ね!

      Delete
  8. 你有「みんなの日本語」的textbook吗?
    你可以从那里慢慢start咯。
    学日文最重要是有兴趣啦,没有兴趣怎么学都很难进脑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市外果园

在霹雳州的近打县、碌柚故乡打扪(Tambun)的隔邻,有个小镇叫做红毛丹(Tanjung Rambutan)。红毛丹不是因为水果而著名,只是因为那里有一座104年历史的红毛丹精神病院(Ulu Kinta Mental Hospital),后来改称红毛丹幸福医院。
许多年以前,老童鞋在红毛丹购下一块山坡上的土地,经过了几千个挥汗如雨的日子,从最初的一片荒芜之地,如今被打造成一个环境优美、足以令人身处其中而流连忘返的美丽果园。





 踏入园里,迎面走来一只脸带笑容的狗狗。

“哈囖!欢迎光临,我叫Handsome boy,我是这里的总管。”




除了Handsome Boy,还有一头把尾羽展开呈扇形的雄火鸡,寸步不离的在访客身边踱过来又踱过去,偶而还用他的尖嘴往客人的小腿敲啄一下,好像一名威严又高傲的警卫长,努力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只见不远处,有只胖嘟嘟的雄性胡须鸡,竞然喜欢和颜色一点都不鲜艳的雌火鸡走在一齐。雌火鸡最近每天都下蛋,好给她的主人进补。“




“ 不要拍不要拍!对着镜头我们是会很害羞的啦!”




“轧轧轧轧轧轧,有陌生人来了,放我们出来,我们要出来!轧轧轧轧轧轧------------”




这是园里的两位美少女警卫,每天跟随着Handsome boy跑上跑下, 仍在实习当中。



“嗡嗡嗡,嗡嗡嗡,我们是一群小小小蜜蜂;来匆匆,去匆匆,大家勤力去做工。”





“Handsome boy,这是什么花呀?”

“杨桃花都没见过么?哎哟,原来这些城市人是那么山芭的,真是无眼睇咯!”







“不要放辣椒”

印象中,四川菜的特征,除了辣、麻、油大,许多还是冷冰冰油腻腻的凉菜。四川人连炒包菜都要撒一把花椒下去,还记得当年那股恐怖的花椒味,让俺在将要离开成都的那顿午饭中,仅以白粥裹腹!

今次的东川行,发现南面一带的云南少数民族真是超爱吃辣,几乎每样菜都是以辣为主。在旅店的餐厅里吃饭,只见一锅红红油油的辣椒汤里面泡着咱们心目中最美味的kampung鸡,捞块肉上来,摔掉红油,放入口里,就是辣得不行,对俺来说,真是暴殄天物咯!

接下来一锅云南美食酸辣鱼汤被捧上桌,只见鱼也是躺在油亮的红水中,还有荀片炒猪肉、豆腐、青菜等等,没一样是不放辣椒的。本来是很好吃的一碟菠菜,岂知又加进了辣椒,这里的不知啥辣椒,比咱们 kampung 的小辣椒可辣上好几倍,辣得喉干舌烫,咳得眼泪鼻涕直喷。学乖了, 接下来的每一餐都得额外交待,“不要放辣椒”,如此方能吃上几顿好饭。




说起来,能让咱们吃饭吃得最开心、最心满意足的,莫过於在途中的农家小饭馆里用餐,因为在这里,咱们可以和掌厨的商量煮那一些不必放辣椒的餸菜。

“大姐,这个土鸡如果要煮汤你们通常怎么做?”

(放养的土鸡肉比较结实,俺认为用来煮汤是最恰当的,有鲜甜的肉吃,还可以喝到美味的鸡汤。)

“加几片当归,放几粒红枣煮鸡汤如何?”

“可以可以!”

(窗外,只见妹妹蹲着在拔鸡毛了!)



“排骨你们怎么做?”

“白萝卜煮排骨汤怎样?”

 “可以可以!”

他们的白萝卜就种在屋后的空地上,硬梆梆的排骨,也唯有煮汤才能吃啊!用汽压锅压一压,很快的,红枣当归鸡汤,白萝卜排骨汤上桌了。当然还有青葱炒蛋、大豆芽煮肉碎、豆味香浓的豆腐、没有放辣椒白白清甜的鱼汤和鱼等等。新鲜的食材,简单的烹煮,都是原汁原味,配以本土优质的米所煮出来的饭,咱们可以把两锅汤和肉,以及其他菜肴,全部吃个盘底朝天,滴汤不剩。

在这些地方,可别奢望店家能把排骨来个或焖或炸或炖,他们连蒸水蛋是啥东东也不知道,而是鸡蛋只能配后院的青葱来炒。这里的农民依然保存着一贯的单纯和简朴,有次俺教一个厨娘倒点酱油加点水到锅里煮热,淋在那些看来已经摆了好些时候的卤鸡上面,讲了好几遍,那个大姐对着我一直笑却不断摇头,就是不明白也搞不懂俺的意思,最后我也唯有投降放弃,乖乖回桌去啃那碟放凉了的卤鸡。




昆明市近郊有个水资源丰富的农业大县,叫做「宜良」,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非常优异,有“滇中粮仓”、“鱼米之乡”、“花乡水城…

神农架和神农氏

在湖北省西部边陲,有片总面积约3千多平方公里的生态区域,地名好特别,叫做「神农架」,好像有点神秘感,让人有很想去那边一探究竟的欲望。据说神农架人文历史久远,早在20多万年前,就有古人类在此活动。



为何这块森林地域会叫做「神农架」呢?原来是和焱帝神农氏有关系的。
传说中:远古时代,五谷和杂草、药物与百花全混在一块成长,当时的人都搞不懂那些可以吃、那些是可以用来治病的。为了能帮老百姓治病和填饱他们的肚子,这个人身牛首、除四肢和脑袋外身体透明的部落首领,带着臣民往西北大山走去。走了七七四十九天,来到一座高山上,但见此处山势陡峭,森林遍野,山上长满了奇花异草,老远就可以闻到花草的香气。



神农率众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从峡谷窜出一群狼蛇虎豹,把他们团团围住。神农让臣民挥舞神鞭,把一批又一批的野兽赶走,打了七天七夜,方把野兽全部赶跑。进了峡谷,来到一座山脚下,山的上半截插在云彩里,四面是刀切崖,长满青苔、溜光水滑的崖上挂着瀑布。这时,有几只金丝猴,顺着高悬的古藤和横倒在崖边的朽木攀爬跳跃,神农灵机一动,教臣民砍木杆,割藤条,靠着山崖搭成架子,实行“架木为梯,以助攀缘”。从春到夏,从秋到冬,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飞雪结冰,一天搭上一层木架,从不停工,搭了一整年,共搭了三百六十层方到达山顶。



山上密密丛丛、遍地是红、绿、白、黄各色各样的花草世界。神农亲尝百草,由於他的身体是透明的,如果内臟呈现黑色,就知道那种草药是有毒,什么草药对於人体那一个部位有影响。为了替老百姓找医药,找可以裹腹的粮草,神农教臣民们在山上栽种冷杉,当做城墙防野兽,“ 架木为屋,以避风雨”,盖茅屋居住下来。
神农於白天领着臣民到山上尝百草,晚上就着篝火的火光,把各种草药的性质,是苦、是热、是凉,那些可以治病,那些可以充饥,清清楚楚详细记载下来。



有一次,神农把一棵草放在嘴里一尝,立时晕眩摔倒,不能言语。臣民们慌忙扶他坐起,神农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指着前面一棵红亮亮的灵芝草,又指指自己的嘴巴,旁人赶紧把灵芝草嚼烂,喂到神农嘴里。灵芝草把毒气解除,神农的头再也不昏了,说话的能力也恢复了,从此,人们就认识到灵芝草可以起死回生的功效。臣民担心神农这样尝草确实太危险,都劝他不如下山回去。神农摇头说:“ 不能回去!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 说罢,又继续试尝百草。



尝遍了一个山头的花草,神农用木杆搭架,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