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不是冬天的冰世界


地处中国东北北部地区的哈尔滨,冬长夏短,冬季的平均气温大约会在摄氏零下20至30度,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简直就是处身在一座冰城里面。



相传古时候,在北方的严寒季节里,天色七早八早就暗下来了,农夫和渔民要继续干活,只好用冰灯来作照明的工具。最早的冰灯制作简单,把水放进木桶里冻成冰坨,凿出空心,放盏油灯在里面就行了,一来也可以挡住凛冽的寒风,不怕把冰罩里面的油灯或是蜡烛吹熄。有的穷苦人家在过年过节时,没钱买灯笼作装饰,也会弄个冰灯之类的摆在大门口凑凑热闹,所以当时的冰灯,也被叫做穷棒子灯。渐渐,冰灯才演变成为具有艺术价值的观赏品。



据说,19世纪80年代初,哈尔滨的冰灯已经是名扬四海,到了1985年1月5日,第一次的哈尔滨冰雪节举行了隆重的开幕仪式,此后,每年都会从1月5日开始,举办为期一个月的“哈尔滨之冬”。



所以,提起去哈尔滨旅游,很多人就会立刻联想到冰雕,而冰雕,就是哈尔滨的冰雪文化。哈尔滨的冰雕,也从最初单一的观赏,逐渐发展成为国际冰雕比赛的盛会。在冬季零下20几度的严寒里,松花江河水流速相对稳定,雕匠们只要从松花江,就能选出可塑性强的致密均匀、通体秀明的坚冰作为冰雕的材料。



说起来,冰雕也非仅仅是现代人的玩意儿,古代书籍《三辅黄图》记载: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在长安城外修的建章宫北,曾用冰造过楼。



公元3世纪的三国时期,曹操在潼关指挥士兵,在寒夜里垒沙浇冻,一夜间筑起冰城,抵御蜀汉名将马超的进攻。



公元10世纪的北宋名将六郎杨延昭,曾在河北省的遂城和霸城,一连两次命令军士们,冒着严寒汲水浇城冻冰,用冰城抵御了契丹的攻击。



根据五代王仁裕撰写的《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杨贵妃的堂兄杨国忠,权倾朝野,生活骄奢淫逸,每到夏天,命工匠用大冰琢成山,摆在宴会厅四周,以降低室温。



哈尔滨市松花江北岸,有个面积很广阔的太阳岛风景区。20世纪初,许多洋人来到哈尔滨,发现地势高低起伏、河道纵横如网的太阳岛,真是一个避暑的好所在,於是纷纷在此修建别墅。




今天的太阳岛,不仅是夏季旅游的避暑胜地,也是冬季冰雪旅游的乐园。哈尔滨一年一度的国际雪雕艺术博览会,就是在太阳岛举办的。至於不是在冬天到哈尔滨的游人,也可以在太阳岛的冰雪艺术馆,欣赏里面100多件大大小小的冰雕。




冰雪艺术馆每年都会重新设计新的景色,每年呈现在游人面前的,都是不一样的、精彩神奇的童话世界。除了冬天要施工,其余的季节都开放让游人参观。展出的品种有冰建筑、冰雕塑、冰瀑布,还有冰书法、色彩冰景等。





冰馆里的气温也保持在零下20度,咱们穿上羽绒外套,带上绒帽和手套,却忘记把脸也包起来。转了几圈,只觉得脸麻了,鼻子好像要掉下来了,赶紧逃出有如冷冻库的冰雪世界。艺术馆的员工大姐们,早已准备了姜汤。一杯温热的姜水,经过喉咙流到胃里,全身顿时暖和起来,摸摸脸上,庆幸鼻子还在。


Comments

  1. 这个跟日本北海道年度ice sculpture 差不多一样, 当时有些还在冰里放大鱼, 大虾。。
    真的很冷, 想到都发抖, 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想到那些在严寒下也得在户外工作,为得是挣一口饭吃的人,心情真是有点戚然。

      Delete
  2. 妳那邊有玩「冰桶挑戰」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冰桶挑战好似已经被D人攞黎做show,变咗都系D有钱佬借佢出名黎玩游戏,我地尼度都唔系甘普遍;反而印度嘅米桶挑战,就更加有意义得多啦!

      Delete
  3. 在室内的冰雕?
    这也很好~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看,不怕会溶掉。

    ReplyDelete
  4. 这样也很好~一年到头都可以收游客的钱进去参观。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市外果园

在霹雳州的近打县、碌柚故乡打扪(Tambun)的隔邻,有个小镇叫做红毛丹(Tanjung Rambutan)。红毛丹不是因为水果而著名,只是因为那里有一座104年历史的红毛丹精神病院(Ulu Kinta Mental Hospital),后来改称红毛丹幸福医院。
许多年以前,老童鞋在红毛丹购下一块山坡上的土地,经过了几千个挥汗如雨的日子,从最初的一片荒芜之地,如今被打造成一个环境优美、足以令人身处其中而流连忘返的美丽果园。





 踏入园里,迎面走来一只脸带笑容的狗狗。

“哈囖!欢迎光临,我叫Handsome boy,我是这里的总管。”




除了Handsome Boy,还有一头把尾羽展开呈扇形的雄火鸡,寸步不离的在访客身边踱过来又踱过去,偶而还用他的尖嘴往客人的小腿敲啄一下,好像一名威严又高傲的警卫长,努力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只见不远处,有只胖嘟嘟的雄性胡须鸡,竞然喜欢和颜色一点都不鲜艳的雌火鸡走在一齐。雌火鸡最近每天都下蛋,好给她的主人进补。“




“ 不要拍不要拍!对着镜头我们是会很害羞的啦!”




“轧轧轧轧轧轧,有陌生人来了,放我们出来,我们要出来!轧轧轧轧轧轧------------”




这是园里的两位美少女警卫,每天跟随着Handsome boy跑上跑下, 仍在实习当中。



“嗡嗡嗡,嗡嗡嗡,我们是一群小小小蜜蜂;来匆匆,去匆匆,大家勤力去做工。”





“Handsome boy,这是什么花呀?”

“杨桃花都没见过么?哎哟,原来这些城市人是那么山芭的,真是无眼睇咯!”







“不要放辣椒”

印象中,四川菜的特征,除了辣、麻、油大,许多还是冷冰冰油腻腻的凉菜。四川人连炒包菜都要撒一把花椒下去,还记得当年那股恐怖的花椒味,让俺在将要离开成都的那顿午饭中,仅以白粥裹腹!

今次的东川行,发现南面一带的云南少数民族真是超爱吃辣,几乎每样菜都是以辣为主。在旅店的餐厅里吃饭,只见一锅红红油油的辣椒汤里面泡着咱们心目中最美味的kampung鸡,捞块肉上来,摔掉红油,放入口里,就是辣得不行,对俺来说,真是暴殄天物咯!

接下来一锅云南美食酸辣鱼汤被捧上桌,只见鱼也是躺在油亮的红水中,还有荀片炒猪肉、豆腐、青菜等等,没一样是不放辣椒的。本来是很好吃的一碟菠菜,岂知又加进了辣椒,这里的不知啥辣椒,比咱们 kampung 的小辣椒可辣上好几倍,辣得喉干舌烫,咳得眼泪鼻涕直喷。学乖了, 接下来的每一餐都得额外交待,“不要放辣椒”,如此方能吃上几顿好饭。




说起来,能让咱们吃饭吃得最开心、最心满意足的,莫过於在途中的农家小饭馆里用餐,因为在这里,咱们可以和掌厨的商量煮那一些不必放辣椒的餸菜。

“大姐,这个土鸡如果要煮汤你们通常怎么做?”

(放养的土鸡肉比较结实,俺认为用来煮汤是最恰当的,有鲜甜的肉吃,还可以喝到美味的鸡汤。)

“加几片当归,放几粒红枣煮鸡汤如何?”

“可以可以!”

(窗外,只见妹妹蹲着在拔鸡毛了!)



“排骨你们怎么做?”

“白萝卜煮排骨汤怎样?”

 “可以可以!”

他们的白萝卜就种在屋后的空地上,硬梆梆的排骨,也唯有煮汤才能吃啊!用汽压锅压一压,很快的,红枣当归鸡汤,白萝卜排骨汤上桌了。当然还有青葱炒蛋、大豆芽煮肉碎、豆味香浓的豆腐、没有放辣椒白白清甜的鱼汤和鱼等等。新鲜的食材,简单的烹煮,都是原汁原味,配以本土优质的米所煮出来的饭,咱们可以把两锅汤和肉,以及其他菜肴,全部吃个盘底朝天,滴汤不剩。

在这些地方,可别奢望店家能把排骨来个或焖或炸或炖,他们连蒸水蛋是啥东东也不知道,而是鸡蛋只能配后院的青葱来炒。这里的农民依然保存着一贯的单纯和简朴,有次俺教一个厨娘倒点酱油加点水到锅里煮热,淋在那些看来已经摆了好些时候的卤鸡上面,讲了好几遍,那个大姐对着我一直笑却不断摇头,就是不明白也搞不懂俺的意思,最后我也唯有投降放弃,乖乖回桌去啃那碟放凉了的卤鸡。




昆明市近郊有个水资源丰富的农业大县,叫做「宜良」,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非常优异,有“滇中粮仓”、“鱼米之乡”、“花乡水城…

神农架和神农氏

在湖北省西部边陲,有片总面积约3千多平方公里的生态区域,地名好特别,叫做「神农架」,好像有点神秘感,让人有很想去那边一探究竟的欲望。据说神农架人文历史久远,早在20多万年前,就有古人类在此活动。



为何这块森林地域会叫做「神农架」呢?原来是和焱帝神农氏有关系的。
传说中:远古时代,五谷和杂草、药物与百花全混在一块成长,当时的人都搞不懂那些可以吃、那些是可以用来治病的。为了能帮老百姓治病和填饱他们的肚子,这个人身牛首、除四肢和脑袋外身体透明的部落首领,带着臣民往西北大山走去。走了七七四十九天,来到一座高山上,但见此处山势陡峭,森林遍野,山上长满了奇花异草,老远就可以闻到花草的香气。



神农率众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从峡谷窜出一群狼蛇虎豹,把他们团团围住。神农让臣民挥舞神鞭,把一批又一批的野兽赶走,打了七天七夜,方把野兽全部赶跑。进了峡谷,来到一座山脚下,山的上半截插在云彩里,四面是刀切崖,长满青苔、溜光水滑的崖上挂着瀑布。这时,有几只金丝猴,顺着高悬的古藤和横倒在崖边的朽木攀爬跳跃,神农灵机一动,教臣民砍木杆,割藤条,靠着山崖搭成架子,实行“架木为梯,以助攀缘”。从春到夏,从秋到冬,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飞雪结冰,一天搭上一层木架,从不停工,搭了一整年,共搭了三百六十层方到达山顶。



山上密密丛丛、遍地是红、绿、白、黄各色各样的花草世界。神农亲尝百草,由於他的身体是透明的,如果内臟呈现黑色,就知道那种草药是有毒,什么草药对於人体那一个部位有影响。为了替老百姓找医药,找可以裹腹的粮草,神农教臣民们在山上栽种冷杉,当做城墙防野兽,“ 架木为屋,以避风雨”,盖茅屋居住下来。
神农於白天领着臣民到山上尝百草,晚上就着篝火的火光,把各种草药的性质,是苦、是热、是凉,那些可以治病,那些可以充饥,清清楚楚详细记载下来。



有一次,神农把一棵草放在嘴里一尝,立时晕眩摔倒,不能言语。臣民们慌忙扶他坐起,神农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指着前面一棵红亮亮的灵芝草,又指指自己的嘴巴,旁人赶紧把灵芝草嚼烂,喂到神农嘴里。灵芝草把毒气解除,神农的头再也不昏了,说话的能力也恢复了,从此,人们就认识到灵芝草可以起死回生的功效。臣民担心神农这样尝草确实太危险,都劝他不如下山回去。神农摇头说:“ 不能回去!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 说罢,又继续试尝百草。



尝遍了一个山头的花草,神农用木杆搭架,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