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12

此荆非彼荆


以往去中国旅行,多在10月和11月份,那时候,好像什么花也掉光光,黄黄的叶子就有得看。今年4月初,除了看到鲜红的木棉花,这些Hong Kong Orchid Tree也正开得很灿烂。




一名法国天主教会神父于1880年间,偶然在香港岛西面薄扶林附近一处废墟,发现了一株Hong Kong Orchid Tree,中文称为洋紫荆,于是他以插枝方式把洋紫荆移植到薄扶林道一带的修道院。
1908年,当时香港的植物及林务部总监S. T. Dunn,判定洋紫荆为新品种,把其归类在苏木亚科中的羊蹄甲属(Bauhinia),更为了纪念超喜欢研究植物的第12任港督Sir Henry Blake ,洋紫荆的学名就成了Bauhinia Blakeana。



洋紫荆的花朵和兰花有些像似,且容易培植,西方人最初把洋紫荆喻为“穷人的兰花”。洋紫荆树一般高约7米,可长至40年,这种植物随便扎根即能生长,不需特别环境,只要有广阔的空间,阳光充足,就可以长得很茁壮了。1965年,洋紫荆被正式订为香港的市花。



人们常把Hong Kong Orchid Tree统称作紫荆花,其实是有分别的。洋紫荆是亚热带花卉,为豆科苏木亚科羊蹄甲属有花植物,却不是紫荆属,为常绿乔木,花叶同在,多分布在中国南方。
而北方的豆目花卉紫荆属(Cercis),是落叶小乔木或灌木;早春,在叶子还未长出来时就先开花,花小而密,缀满枝条,有“满条红”和“珊瑚树的别名。




相传东汉时期,有个京兆尹(中国古代官名,职位等同现代大都市的市长)田真兄弟三人分家,财产分配完后,庭院里只剩下一棵紫荆树,这三个家伙连一棵树也不打算益了其他兄弟,决定把它劈为三截来分。隔天一大早,三兄弟来砍树,发现一夜之间,树已枯萎,落花满地。田真方才觉悟,后悔莫及,不禁对天长叹:“人不如木也!”
后来,兄弟三人不再分家,和睦共处,紫荆树重获生机,逐渐变得花繁叶茂。

西晋文学家陆机为此而赋诗:“三荆欢同株,四鸟悲异林。”
李白感慨而道:“田氏仓促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荆。”

在中国古代,紫荆常被用来比拟亲情,象征兄弟和睦,于是在描述手足亲情的诗歌里,它便成为思念亲人的知音。

唐代诗人韦应物——《见紫荆花》:
                                杂英纷已积,含芳独暮春;
                                还如故园树,忽忆故园人。

紫荆花成为故园亲情的代表植物,在遥远故居的紫荆,往往牵动着游子思归的感情。

杜甫——《得舍弟消息》
                 风吹紫荆树,色与春庭暮。花落辞故枝,风回返无处。
                 骨肉恩书重,漂泊难相遇。犹有泪成河,经天复东注。

忧郁的诗人在颠沛流离中,和家人难以相聚,目睹紫荆落花满地,思念亲人的感触更深,当收到亲人一点音信时,不禁泪如雨下。

以上诗中的紫荆,都是指北方的满条红,不是Hong Kong Orchid Tree。2005年,经过研究证实,洋紫荆是红花羊蹄甲(Bauhinia purpurea)和宫粉羊蹄甲(Bauhinia variegata)的混种。这个杂交植物(hybrid)开的花朵是不育的,连种子也是不能发芽的,唯有采用无性繁殖方法来繁殖,如插枝、压条和嫁接的方法,这些栽种方式更被美名为营养繁殖。



Saturday, May 26, 2012

飞起来咯!


哈囖!你们看我是不是长大了?肚子好饿!爸,妈,快回来!我要吃东西咯!



来了来了!宝宝乖,别急别急,不要喊得那么大声,小心有坏蛋来伤害你呀!



        哇啦! 鸟宝宝的翅膀已经有了丰满的羽毛。



睡醒又吃饱的鸟宝宝,睁开骨碌碌的双眼,好奇的望望周围的环境,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喂!孩子的爹,你快回来啊!宝宝要开始学飞咯!



                    知道啦!宝宝准备好了吗?



            我-----我-----我------怕!



    宝宝不用怕,要勇敢一点,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



      怎么站不稳的?我的脚一直在抖呐!

(其实那天早上,俺连地也没扫,花也没浇,匆匆出门,故意把庭院让给鸟爸妈来教小鸟学飞,因为小鸟一大早已经绷绷三两下自己跳出了窝,站在摇摇荡荡的吊盘边缘。当咱们回家时,原来学飞课程仍在进行中,只见鸟宝宝站在鸟巢下面的水桶边缘,不知下一步应该怎么办。鸟爸妈焦急的飞来飞去,看来有点胆怯的小鸟就是不敢再迈出另一步。老伴说:“这样下去可不知要等到几时?” 于是他轻轻把小鸟抱在两个掌心中间,把它放在高高的石墩上面晒太阳,小家伙的身体温暖多了,带点潮湿的羽毛也干透了,在鸟爸妈的不断鼓励之下,小鸟双翅一振,可终于飞起来了!)





Tuesday, May 22, 2012

木棉花



每到一处地方旅行,除了欣赏好山好水、历史遗迹、小猫小狗,能让俺喜欢上的就是当地的花草树木。时值4月初,广东省的木棉花开得正茂盛,比起附近周围的其他树木,木棉奋发向上,争取到充足的阳光雨露,英姿挺拔,显得格外高大强壮。



木棉喜欢干热的气候,原产地很可能是印度,随着移民的迁徙,逐渐被广泛种植在华南、台湾、中印半岛以及南洋群岛等热带以及亚热带地区,学名叫做Bombax ceiba,属于落叶大乔木,高度可达25米。
根据东晋葛洪编撰的《西京杂记》:西汉时(公元前2世纪),南越王赵佗向汉帝进贡烽火树,“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至夜光景欲燃”,这株烽火树就是木棉树。



木棉花是广州、四川攀枝花市和台湾高雄的市花,每年的三月到四月就进入盛花期,朵朵橙红色的花大如饭碗,五片厚实的花瓣,包着一束绵密的黄色花蕊,花托也显得挺扎实,状如毯子。不过我可没拿来踢,因为广州人都爱把落下的木棉花拾回家去晒干,拿来煲汤,功能可以帮助清热、去湿、解毒。而广东人常常喝的凉茶之一“五花茶”,里面除了菊花、金银花、葛花、槐花,另外一种就是晒干的木棉花。



鲜红色的木棉花,又叫做英雄花,因为它有如被英雄的血所染红。大约15天的花期匆匆而逝,当花朵从树上落下时,却在空中仍然保持原状,一路旋转而下,最后才“啪”的一声落到地上。树下落英纷陈,但花依旧没有褪色、不会萎靡,而是以一种豪气壮丽的英雄式道别,离开这个尘世。
最早称木棉为“英雄”的,是清朝初年的汉族诗人陈恭尹,他在《木棉花歌》中形容木棉花“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

满树红花的木棉树,找不到一片绿叶,它是在冬天落叶,春天开花,花谢后再长叶,结椭圆形硕果,里面有卵圆形的种子和白色的棉絮。古时,广东人就以木棉为棉絮,做棉衣、棉被、枕垫等。木棉的皮和根也有药用价值,用来煮水,有清热、利尿、解毒等功效,对慢性胃炎、胃溃疡、泄泻、痢疾等亦具有疗效。


回到家里,特意去找木棉的踪迹,这是其中一株长在Taman D.R.Seenivasagam的木棉树,白色的木棉花早已经掉光光,如今是满树的绿叶和挂在枝丫间的硕果。




    果实爆裂了,满地都是棉絮,没有被人拾起来做枕头,多么可惜呀!




Saturday, May 19, 2012

鸟的故事(2)


有只鸟宝宝终于给孵出来了!


趁鸟爸鸟妈出去找虫虫,偷偷把相机举高,咔嚓咔嚓,往鸟槽的方向胡乱拍两张。
对不起,吵到你们睡觉了!



隔了两天再拍,鸟宝宝好像大了一点;可是,为什么另外一颗蛋还没被孵出来呢?


原来新生的鸟宝宝,眼睛还未张开,希望你们平安长大咯!


Tuesday, May 15, 2012

芸苔




近年来,中国各地的观光县市,都把冬春季节的油菜花田,列入观光项目之一,油菜花成为观光业的最佳绿色资源,油菜花田是摄影和写生爱好者所向往的地方,而江西婺源的油菜花更是名闻遐迩。去年5月到婺源时,油菜花早已被收割完了,连一条菜梗也没机会看到。

今年4月初到广州从化石门国家森林公园,终于如愿以偿,看到一大片油菜花海,本该是兴奋得跳起来对吗?非也!偏偏遇上那种又湿又冷的天气,俺体内的白血球正在和偷袭入侵的流感病毒奋战,面对着心仪已久的油菜花,俺就是提不起半点劲;当时,就算眼前摆着一堆黄金,俺也不会有力气去捡,脑子里仅在不停思索,告诉自己,一定要撑着上飞机,回到家才可以好好的生病,真是窝囊透顶了!





记得2008年的4月,当时在济洲岛经过路旁的油菜花田,众人不禁齐声赞叹,司机停在一旁吩咐我们下车快快拍照,刚巧农家去了吃午饭,大家捡到便宜,不需付钱给农民,也可以把韩国油菜花尽情摄入镜头里。导游告诉我们,这些油菜花不能食用,种来仅供观赏而已。

在中国,农田的冬春休耕期间,农民把油菜籽洒在田里,两个月后,开出朵朵黄色的小花,等到第二年春天,农民再将油菜耕入土中以增加土壤的养分,开花后结的果实,就是中国第一大食用植物油原料。

油菜花,别名芸苔,原产地是在欧洲和中亚一带,十字花科,常见的是Brassicacapestris;油菜,英文叫做rape,油菜籽就是rape seed 。
油菜籽含油量非常高,胜于大豆,除了用作榨取食用油和饲料外,在食品工业中,可以制作人造奶油(margarine)  、人造蛋白(artificial protein);还在治金、机械、橡胶、化工、油漆、纺织、制皂、造纸、皮革和医药等方面,都有广泛的用途,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

Rapeseed oil 在19世纪的欧洲,是蒸汽机的润滑剂,如今也是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
菜籽油呈深黄略带绿色,有一股辛辣臭味,芥酸(erucic acid)含量高,需经过碱炼、脱色、脱臭等处理,方可食用。

其实,菜籽油缺少亚油酸(linoleic acid)等人体必需脂肪酸,更且其中脂肪酸构成不平衡,营养价值比一般植物油低。另外,芥酸和芥子甙(glucosinolate)等物质,确实不利于人体的生长发育。
据知,芥籽甙可在植物组葡萄糖硫苷酶作用下,分解为硫氰酸酯、异硫氰酸酯和腈。腈(Nitrile)的毒性很强,可抑制动物生长。硫氰化物可阻断甲状腺对碘的吸收,具有致甲状腺肿作用。

上世纪70年代,加拿大科学家把芸苔作了基因改造,去掉里面会干扰甲状腺功能的Glycosides,并减少Erucic acid的含量,改良出了第一代的“低芥子酸芸苔籽”(Low Erucic Acid Rapeseed,简称LEAR)。虽然荷兰方面有研究显示,芸苔油会对心脏造成伤害,芸苔的基因改造工程一直持续不断,所以政府方面,也根本呈现不出任何长期追踪的研究报告。由于基因改造的新品种油菜非常容易种、长得超快、连害虫也不敢靠近、收成多,很快就变成了加拿大的主要经济农作物。

1979年,加拿大的食用油工业,决定为这个基因改造的新品种reapseed oil,改了一个漂亮的名字,叫做Canola Oil(Canadian Oil, low acid的意思)。
不过最初许多消费者都摸不着头脑,什么是Canola Oil?橄榄榨的叫做橄榄油,花生榨的是花生油,椰子油当然是从椰子榨出来的,只有看到标签上中文的“芥花子油”,才恍然大悟,什么东东?原来还不就是芸苔油,reapseed oil 咯!

由于加拿大政府及厂商都极力宣传Canola Oil 的种种好处,好像:植物提炼、不饱和性脂肪、低胆固醇、比别的植物油更加理想等等,于是,Canola Oil 这种“超健康的食油”,最先只有在“健康自然产品”的专卖店里上架;关心家人健康的好公民,都纷纷采购回家用来烧菜。
后来,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收取了有关方面五千万美元,登记Canola为合法和安全,从此,芥花子油除了在北美洲的销路直线上升,也陆续被引进亚洲和东南亚国家。

怎样把油菜籽提炼成一瓶瓶清澈干净的食用油呢?过程大概如下:
首先用己烷(Hexane)溶剂及其他化学剂,把油从菜籽分离出来,再以华氏300度高温提炼,去掉reapseed oil 的怪臭味,油经过高温自然会变质,油的Omega-3成分已经腐坏,产生另一种臭味。接下来当然是要把腐败的Omega-3臭味除去,将其氢化以保持油质稳定,不易变臭。搞到这个程序,其实油里面好的成分已经彻底被破坏掉,剩下的是一些对人体有害的物质。那么,Canola Oil 岂不就是氢化油吗?氢化油所含的Trans fats或者Unsaturated fat(反式脂肪,不饱和脂肪酸),会对人体造成啥影响?相信如今许多人都清楚了解了吧?

食用反式脂肪,将会提高罹患冠状动脉心臟病的机率,它可令“坏”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上升,同时使“好”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下降。美国麻州医学协会出版的“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曾于2006年刊登了一份反式脂肪相关研究总结报告,指出只要摄取极低量的反式脂肪,也会大幅提高冠心病的风险。研究显示,美国因心脏疾病而死的人当中,每年有三万到十万人,可以归因于食用反式脂肪。

如今,就算我们不买Canola oil 来烧菜,它也会无所不在,好像洋芋片、花生酱、饼干、蛋糕、餐馆食物---------等等等等,因为它最便宜,更何况氢化油可以让食物脆卜卜、又耐放嘛!随便放一罐margarine在厨房任何地方,久久也不会坏掉,甚至蚂蚁也不爱去吃呢!
选购食品时,还是先看看成份标示,凡有trans fat、hydrogenated oil(氢化油),或者“以及其他油”的食品,最好还是不要把这些垃圾带回家,倒进自己和家人的胃里,避免给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甚至是无尽的伤害。




Thursday, May 10, 2012

小出裕章



《铿锵集》是香港电台和电视部制作的每周新闻纪录片,节目从1978年3月5日首播。多年来,制作人紧贴社会步伐,无论在政治、房屋、医疗、社会民生、教育、弱势群体、环保、中国现况、国际视野等,积极发掘跟观众有密切关系的题材。节目的定位就是要求铿锵有声,讲真话。
上面的小出裕章专访纪录片,详细的叙述,让世人了解到核电站的潜在危险性以及核灾难的严重后遗症。

自从日本核辐射灾害发生后,敢直言敢批评的核专家寥寥可数,好像Arnie Gunderson、Leuren Moret,还有,就是自称花了40年来反核,可是没有成功的日本京都大学原子炉实验所的永远助理教授-小出裕章(Koide Hiroaki)。

1949年,小出裕章出生在东京,学生时代立志于原子力的和平利用,后进入东北大学工学部原子核工学科就读。求学期间,察觉到核能危害严重的一面,毕业后,持续以核能专家的身份向外界呼吁核能的危险性。小出裕章投身原子能研究,坚持反核,是日本硕果仅存的反核核工学者,得到的代价就是到了六十多岁的年龄,仍然只可以当一名助理教授,那是在大学里最低等的教学职位。小出裕章则不以为然,还庆幸京都大学仍有一隙空间让他作自由研究,如果换作是东京大学?那里根本没有可以让他立足的空间。

日本3.11福岛核灾后,小出裕章立即写成一书,书名为《原発のウゾ》(Genpatsu no Uso- Lies on Nuclear Plants),翻译成中文就是“核电是骗人的”;一上架,即售出2万册以上。内容以简单科学证据,让人理解辐射真相,发生核灾后该如何自处的方法,兼顾理论与实用。

年幼时的小出裕章,曾经视核能为梦幻能源,矢志为人类丰献,却在进了大学的核工系后,梦想幻灭,原来核电站一旦发生灾难,祸害竟然会比洪水猛兽更加惨烈。1970年加入反对女川核电厂运动行列,1974年进入京都大学原子炉实验所,专攻“核能安全”及“放射能计测”。

福岛核灾难发生后,除了主流媒体,当地电台、独立网站新闻争相访问这位被日本媒体称为“不屈的研究者”。以前,几乎没有人会出席他的反核讲座,如今,每一场讲座的会场里,挤满了踊跃的听众。经历了漫长孤独的反核斗争,无论在讨论任何议题上,小出裕章总是轻声细语,脸带笑容,唯有能够感受到他的辛酸和无奈,就是他不断重复的“無念”-munen(deep regret),对自己要防止核灾难发生的失败,他深表谦意。

小出裕章简单直接的表达反核的理由:“我们根本无法处理有害的核废料,核电厂就像是一个没有厠所的豪宅。核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可是目前根本没有任何操作可以说是没有错误的。不管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电力,我们不应该使用核电。事实上我们有足够的其他电力能源,根本不需要核电。”

2012年5月4日,在纽约一个记者照待会上,小出裕章不断强调,日本福岛的核污染食物,应该给那些允许建立核电的成人吃,而不是让无辜的儿童,去承受成人的过错。
在现实生活中,日本儿童在学校的午餐,里面都含有核放射污染的食物,就算另外有其他安全食物的选择,儿童仍然得吃那些已经被检验出含铯污染的食物。

日本人脑袋里想的东西,有时真会令外国人困惑;发生了核灾难的日本,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有父母想买“干净”的食物给孩子吃,周围的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被取笑、被批评,甚至被责难为自私和不爱国!

小出裕章在书中提醒读者,“如果我们还想把安全的地球留给子孙,只有一条路,就是‘知足’。发展替代能源固然很重要,但我们首先必需学习,如何控制消费能源的欲望。”

讽刺的是,如果不是发生了这场世纪灾难,许多日本人,包括其他国家的人,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充满诚信、无惧无悔、坚毅不扰的反核斗士的存在。




Monday, May 7, 2012

鸟的故事

曾经试过好几次,白头翁生下了蛋,或者鸟宝宝已经孵了出来,明明还不时听见小鸟微弱的叫声,明明还看见白头翁夫妇轮流出外找食物回巢喂宝宝;可是不到一个星期,突然什么都不见了。伤心的白头翁夫妇,还不时飞回来巡视空的鸟巢,或是站在围墙上,低声呼唤,看得令人好心酸。
俺怀疑一定是附近出现了不知那类坏蛋鸟,伺机偷了白头翁的蛋和鸟宝宝,更有一次,庭院外发生了鸟群激烈争吵,过后,白头翁夫妇焦急的在寻找孩子,俺唯有在那儿空骂那不知名的凶手。
不愿再见到同类的事情一再发生,於是把白头翁常常筑巢的种着好像是波斯顿蕨的挂盆,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希望白头翁能够找到别的安全地方筑巢,不要再发生令牠们伤心的事。

隔了一段时期,白头翁夫妇没再出现,可是最近两个月,牠们又回来了。天天傍晚准时七点半,飞到窗前那棵高高的巴西铁树上睡觉,早上六点半,听见一只刚醒过来,呼唤牠的另一半。另一只发出迷迷糊糊的回应,好像睡意依然浓浓,过了一阵子,两只鸟开始叽叽咕咕,接着施展歌喉,高唱一轮才飞走。



波斯顿蕨出现了很多黄叶,经过一番修剪,变得稀稀疏疏,难看极了,把挂盆移到一个角落暂时放置。前两天,老爷子在庭院浇花,听他“哎哟”一声,以为发生了甚么大事,原来当他把浇花器对准波斯顿蕨喷去,竟然发现白头翁坐在花盆中间,虽然马上停下,但是已经把白头翁的羽毛弄湿了。不知何时,白头翁悄悄的又在挂盆筑了巢,下了蛋,白头翁!你们可得小心看顾宝宝,祈望今次小鸟能够平安长大,一切顺利。



Thursday, May 3, 2012

黑须马偕




偶然在You Tube看到这个音乐制作纪录的短片,介绍了台湾著名音乐家金希文,於2005年写了台湾第一部台语歌剧-Mackay-The Black Bearded Bible Man《黑须马偕》,2008年11月在台北国家戏剧院举行了世界首演。

最有趣的就是饰演马偕传教士的男中音Thomas Meglioranza,得化上6个月的时间来摸熟那些台语,他在练习时用译音的台语高声的唱着:“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都在这儿”,但是hwa hi究竟是啥?满脸疑惑的Thomas禁不住要抓头。就连女高音陈美玲也认为,以西洋美声唱台语,对他们来说,实在很有挑战性。

马偕是加拿大长老会的一名牧师,1871年被派往东方传教,先经香港、广州、汕头等地,辗转去到台湾的高雄市,然后落脚淡水区,马偕要传教,首先当然要学当地人的语言。他在山上看见一群放牛的小孩,灵机一动,掏出袋里的挂錶摇来摇去,很快,小孩被那个会发出滴答滴答声响的新奇玩意儿吸引了过来。马偕每天用5、6个小时和孩子一起玩、一起聊天,并把新字句都记在本子上;5个月后,马偕便能用台语来完成第一次的证道,后来还出版了一本《西台词典》。(哇!jin jia li hai !)

马偕的全名是George Leslie Mackay,汉名则是偕睿理,他开始在台湾四处传播福音,除了在基隆、五股、新竹、苗栗等地拥有20个以上的教会,1883年,马偕继续前往宜兰、花莲等地,向那里的原住民传教。马偕虽是大学神学研究科毕业,却懂得一些医疗技术,最拿手的就是拔牙。他时常在路旁帮穷人拔牙,一面布道,一面拔牙,据马偕自己统计,前后拔牙超过2万颗以上,他的学生和其他牧师也拔有1万颗以上。

为了能够使台湾女性也加入教会,1878年,马偕决定娶一个台湾妻子帮他传教,后来找到一个叫阿葱的穷家女孩,马偕帮她改个名字叫做张聪明。张聪明虽没受过教育,还做过人家的童养媳,男家的儿子早逝,才被遣回娘家。张聪明确是人如其名,可真的是很聪明,还学会了英语,陪马偕在台湾到处传教,功不可没。

在得到加拿大乡亲的资助下,1880年,马偕在淡水区创建台湾北部第一所西医医院-偕医馆,这就是后来的马偕纪念医院,除了可以医治民众,也有助于他的传教工作。
马偕也致力于推广教育,他回故乡牛津郡募款,回台湾选了风景怡人的淡水砲台埔、红毛城的东北边来盖书院。1882年7月,“理学堂大书院” 竣工,马偕感谢家乡牛津郡的居民捐款赞助,把书院命名为“牛津学堂”。后来,牛津学堂迁到台北,变成阳明山腰的台湾神学院,牛津学堂的旧址,发展成“真理大学”。

1884年,马偕又在牛津学堂的东侧,建了台湾第一所女子学校-淡水女学堂,一心鼓励女子受教育;不但学费全免、食宿也免费,还补助交通费。当时汉人仍然约束于传统的旧礼教,有钱人家不允许家中女子抛头露面,穷苦人家则因为重男轻女的观念,男的可以上学堂,女的就得出去做工赚钱帮忙养家,结果最捧场的是宜兰平埔族噶玛兰族,他们竞相把女儿都往淡水女学堂送,这所女学堂就是淡江中学的前身。

1900年,马偕罹患喉癌,声音沙哑,严重至喉咙溃烂,1901年病逝,骨灰葬在淡江中学内。为了感念这位一生为台湾奉献的牧师,至今,噶玛兰族还有姓偕的族人存在。

仿佛还听见扮演马偕的Thomas在唱:“Wa quan xin shuo tia shuo air Taiwan ah,(我全心所疼惜的台湾啊!)Wa air qing chun long zhong hand ho li  (我的青春全都献给你)----------”



Tuesday, May 1, 2012

太阳打喷嚏,地球发高烧!

昨天,俺拿起手机,打算回复一则短讯,不知为啥?弄来弄去也寄不出去,说是connection error。最直接测试的方法,就是用手机拨打家里的电话,竟然讯息全无,奇怪?手机出了问题?还是记忆卡有问题?
找老伴的手机来看,哇!也是不能用,赶快向女儿求救;过了一阵子,女儿回电说:“怡保的明讯出了故障,你们耐心乖乖的等待吧!”

老伴开玩笑说:“一定是CME把某个卫星给打歪了!”

说起来,也有点可能性哦!

大约在6年前,物理学家已经预测,2012年将是太阳黑子周期的高峰期。自1611年以来,人类已经开始记录太阳黑子的活动规律。通过长期的总结,太阳黑子的活动周期大约在11到12年左右,也就是说,每隔11年,太阳黑子活动将出现高峰期,同时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黑子爆发。

CME,就是Coronal Mass Ejection-日冕喷发。据英国《新科学家》网站报道,太阳风暴是指太阳黑子活动高峰期的剧烈爆发活动,美国科学家警告说,2012年至2013年,地球将会遭遇强烈的太阳风暴,其破坏力远远超过“卡特丽娜”飓风,而且地球上几乎所有的人,将难逃其灾难性的影响。






美国科学家认为,2012年的猛烈太阳风暴,将给地球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影响力将渗透到现代社会的每一个层面,当电网变得脆弱和不稳定,与供电息息相关的行业必定遭殃。

其实过去几十年,人类社会在发展的同时,也在为“毁灭”埋下了伏笔,所谓的文明生活方式,过度依赖各种科学技术。现代的电力网络,都是以更高的电压覆盖更广阔的区域,如此电力网络运营效率更高,同时能减少电力传输过程中的损失,以及由于生产过剩所引起的电力浪费,这种设施却更容易受到太空气候的攻击。

当强太阳风暴来袭时,由太阳表面喷发出的等离子体,很大可能会造成电网的毁灭。输电网不稳定、甚至完全关闭,与电网相互依赖的、支持人类现代生活的各个系统发生故障:交通瘫痪、通讯中断、金融业崩溃、公共设施乱套;水泵停转造成饮用水中断、污水无法处理;缺乏制冷设备,超市物流基础设施问题、食品和药物难以有效保存。科学家们预计,当出现剧烈的强太阳风暴时,可能会导致人类社会和经济损失惨重。到时,全球将陷入大停电,网络电子通讯无法使用,人类生活将发生历史性的大倒退。

2008年,美国宇航局宣布,保护地球的磁气圈(magnetosphere)已经破了个大洞,比地球宽4倍,而且还在扩大中。外层空间射向地球的各种有害粒子,将更直接冲击到自然万物和人类社会,科学家已经预测,即将来临的下一次太阳风暴,时间就在2012年9月22日。

“2012年9月22日午夜,美国纽约曼哈顿区上空,将布满了一道五彩斑斓的光幕,在纽约的南部地区,通常是很少能够看到这种极其迷人的极光现象。几秒钟后,该地区所有电灯泡开始变暗,并闪烁不定,接着光线在瞬间突然增强,灯泡变得异常明亮。随后,所有电灯全部熄灭,90秒以后,整个美国东部地区都将停电--------------”

越发达的地区,越容易受到这种灾难的攻击,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能力应对太阳风暴所带来的灾难。当然,咱们希望好像2012年9月22日的预测,永远不会发生,就算有任何冬瓜豆腐,也盼望灾难会尽量减轻。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太阳风暴所带来的效果,则是一趟灵魂的洗涤。对严重受损和污染的地球,产生了修复的作用;对那些时时刻刻欲挑起核战、蠢蠢欲动的军火商和华尔街银行家,将遭受严重的打击,啥武器也发动不了,HAARP也射不上来,许多无辜的弱势国家人民,将逃过了被霸权国家继续屠杀施虐和抢劫的厄运。